科普

奇葩过敏症:有的人这辈子都也用不上WIFI,因为他们对电磁波过敏

2019-11-08 16健康相关

如果有一项手机断网的挑战,你能坚持多长时间不发狂?1个小时、6个小时、24小时?相信有人失去手机网络片刻,就立马感到无比焦虑。微信会不会有人找我?会不会错过了什么劲爆的微博热搜?也许一段时间重新获得信号后,发现并没有人找你,世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还是轻松坠地。 

当代人戏谑地“篡改”了马斯洛需求的内容,WiFi被奉为最底层需求。但现代人不仅萌生现代需求,同时也出现了现代病——有人竟然对WiFi过敏?

2012年,英国一名小提琴家因此而自杀了。他无法在忍受周围不间断的强辐射手机电磁波,这让他出现头疼、恶心等异常身体状况,十分难受,最终只有通过了结生命来终止这种痛苦。

01

严格来说,这部分群体不只是对WiFi过敏,而是恐惧一切能释放电磁波的设备。手机、电脑、微波炉等再平常不过的电子电器设备,一旦出现,就扼杀了他们的舒适。他们开始头痛、失眠、烦躁不安、记忆力衰退……脑袋里像装了个不断轰鸣的机器,身体也出现了异常的反应。

有电磁波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折磨。与大多数人焦虑失去信号相反,他们更恐惧的是信号太强。互联网时代人们享受沐浴在畅通无阻的WiFi信号之下,而每一百万人中却有几十人因此不堪其扰。

他们声称对电磁波敏感,患上了一种叫做电磁波过敏症(EHS)的“疾病”。普通的过敏反应是人对同种抗原物质,在二次刺激下产生病理性的免疫反应。而EHS所反映的过敏,却是患者对磁场和电场的过度敏感。

于是他们竭力寻找舒适的容身之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手机、计算机、家用电器、信号基地等电磁波传输设备让电磁波遍及各处。

蒂姆·哈拉姆是EHS患者之一,他试图摆脱所有由WiFi等引起的人造辐射。为此,他不惜花费了1000英镑,把房间打造成一个完全绝缘的法拉第笼子。

他用锡箔等绝缘的屏蔽材料,大面积贴满房顶、墙壁和地面。晚上睡觉时,他必须睡在定制的镀银睡袋里,才有隔绝电磁场的安全感,才能安然入睡。让人惊奇的是,经过一番看似滑稽的折腾,最终在蒂姆房间用机器检测辐射含量,读数接近于零。

而追溯到蒂姆产生电磁波过敏反应的渊源,却也十分戏剧性。在16岁那年,他去参加一个著名乐队的演出现场,乐手突然掏出一把特制的手枪,朝天花板鸣了一声响作为现场效果。但从那一声轰鸣开始,蒂姆便开始了对电磁波过敏的漫长痛苦生活。

疾病的由来通常有明显的病因,但患者患上电磁波过敏症,却常常是不明就里地发生了。米歇尔在研究食物过敏领域工作了20年,她不曾想到自己在60岁的时候突然患上了这种奇葩过敏症。

一天,她正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突然抬头看到窗外的一根电线杆。米歇尔瞬间像被击中似的,感觉到电磁波向自己的身体灌注辐射。她急忙狼狈地躲到办公桌下,从此不得不想尽方法抵抗周围的一切电磁波。

她把墙壁涂上厚厚的一层碳漆,再贴上层层锡箔纸。恐惧与不适让她像个囚犯一样只能呆在家里办公,并且打造了一个与蒂姆房间类似的法拉第笼子。

02

身处现代化的城市中,为人类提供基本通信需求的电磁场无处不在,EHS患者牺牲了社交和生活中的绝大部分内容,却还是难以完全避开电磁波的侵扰。

世界上难道就没有一个EHS患者的安身之处吗?他们难道真的没办法逃离被电磁场的命运?他们在痛苦的边缘挣扎,直到发现了一个世外桃源。

再怎么落后的地区,也难免有电磁信号的普及,而真正存在电磁场薄弱的地方,只可能是电磁信号被屏蔽了。美国西弗吉尼亚州,距离华盛顿四个小时车程的距离,就有这么一个叫绿岸(Green Bank)的小镇。

绿岸是一个偏远的原始城镇,整个小镇只有143人。但并不是出于落后的原因,让小镇里的电磁波信号贫瘠。反而,这里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可完全操纵的射电望远镜。国家射电天文台在小镇的山谷中安装了这个高科技的望远镜,用来检测恒星死音。

它可以调节频谱频率,收录从最底端到最高端的所有频率,目的是为了探测十分微弱的太空无线电波。而正因为太空中诸如恒星、行星、星云等无线电源都非常遥远,发出的信号微弱。相对来说,地球上发出的电磁“嘈杂”就喧嚣得多了。即使是拔掉插头的电动牙刷,发出的电磁信号都可能盖过宇宙中传来的“耳语”。所以射电望远镜通常安置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避免受到其他电磁干扰。

绿岸为了配合射电望远镜的工作,自然也就成了坚持美国最严格禁令的城镇。这里的居民被禁止使用手机、WiFi、微波炉等任何会产生电磁信号的设备。

于是,在电磁学的层面来说,绿岸成为了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这恰好是电磁波过敏症患者梦寐以求的人间仙境。

2007年,戴安娜·舒夫妇在法拉第笼子里居住了几个月之后,决定搬到绿岸生活。他们是首批搬到绿岸的EHS患者之一。

后来陆续有类似的EHS患者慕名来到绿岸定居。宁愿为了身心舒适,而接受这里的落后带来生活的不便利。这里没有24小时营业的现代便利店,没有轻松方便的出行方式,但却有最宝贵的健康体质。

他们总算摆脱了现代社会时刻运转的一切散发着电磁信号的机器,开始在宽敞的草原上放牧羔羊。

03

人们同情EHS患者的可怜遭遇,但同时,心里一定存在一个疑问:电磁波过敏症究竟是具有显著病因生理疾病,还是一种心理疾病呢?

过去十年的发展中,全球的通信设备普及率呈指数型速度加快,这是前所未有的,的确可能造成部分人群对此出现病征表现。但当科学家对患者进行双盲实验时,却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当研究人员把一个装着未知是否具有电磁场的黑匣子放在受试者面前时,他们并不是总能分得清,电磁波的来源到底有没有启动。也就是说,这些人不能靠症状表现,判断出究竟自己有没有暴露到电磁波中。

由此看来,EHS更偏向于心理疾病。患者主观上对设备发射出的电磁信号心生恐惧,从而引发生理上产生类似化学过敏反应。所以现在当EHS患者就诊时,他们通常被建议去看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而WHO认为,EHS目前根本没有一致的医学、精神病或心理病因。

即便电磁波过敏症还没成为公认的疾病,但有一种假说,把病因归咎为患者是对于高频电流声敏感的人群。

人耳通常能听到的声音频率范围在20Hz到20000Hz之间,而有极少部分人能听到高于频率20000Hz的声音。就像有的人能听到显像管发出略高于20000Hz的声音,某些电磁波设备也可能发出高频的电磁噪声使这部分患者敏感。

虽然还没能给电磁波过敏症定性,但在一些社会福利比较好的国家,就率先把它纳入疾病的范畴。例如瑞典就成为第一个把电磁波过敏症视为残疾的国家。另外,德国也承认这是一种疾病。

法国一位住在偏远山区的39岁妇女,还因此获得了巨额的残疾补助。她自称受到日常生活中电话的电磁波影响,向法院请求支付补助。

而尽管裁决并没有正式把电磁波过敏症当作疾病,却依然同意每个月给妇女支付800欧元(约6300元人民币)作为残疾津贴,为期三年。

当然了,在探究清楚病因之前,舆论都不应该对电磁波过敏症患者有过多的揣测和质疑。毕竟就算他们只是想找个借口远离现代社会的压力和喧嚣,也是值得被谅解的选择啊。

参考文献

Caitlin Dewey. Are 'WiFi allergies' a real thing? Aquick guide to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The Washington Post,2015.09.01.
Pagan Kennedy. The Land Where the Internet Ends. TheNew York Times, 2019.06.21.
Gadget 'allergy': French woman wins disability grant.BBC News, 2015.08.27.
Alison Nastasi. Is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aReal Illness? GIZMODO, 2017.07.24.
Nicholas Blincoe. Electrosensitivity: is technologykilling us? Guardian, 2013.04.29.

本文版权属于“SME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Lab),禁止二次转载

上一篇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