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胰腺癌:新疗法打破“死亡魔咒”

2019-09-26 50健康相关癌症

“癌王”胰腺癌

胰腺癌是预后最差的消化道肿瘤,5年生存率仅7%~8%。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胰腺癌发病率位居恶性肿瘤第9位,死亡率位居恶性肿瘤第6位。

目前,我国胰腺癌患者60%发现时已是晚期,发生了转移;25%是局部晚期,也失去了手术机会;85%的患者发现患病时不能手术,基本只能生存6~9个月。其余15%的患者即使做了手术,预后也很差。

为什么胰腺癌死亡率如此高?

混淆+转移

胰腺癌早期无明显体征变化,常见首发症状(腹部不适或腹痛)易与肠胃和肝胆疾病症状混淆,经常出现“癌王”上身却不自知的情况,且胰腺癌恶性程度较高,进展非常迅速,造成临床就诊时大部分患者已属于中晚期。

80%的胰腺癌最终死于肿瘤转移。来自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了其最新研究成果,解开了胰腺癌转移真相:胰腺癌细胞通过“策反”基质细胞,让其协助癌细胞转移。研究人员发现了perlecan(基底膜蛋白多糖),它的角色相当于癌细胞和基质细胞之间的“联络员”。研究发现:降低perlecan的表达不仅可以遏制胰腺癌的转移,还显著提高了胰腺癌组织对化疗的反应性。本次发现打开了胰腺癌治疗的一个新方向。

如何打破胰腺癌的“死亡魔咒”?

新疗法

过去医学界认为癌变组织无法完全切除,受损血管也难以修复,因此大部分胰腺癌无法通过手术治疗。

今年4月来自梅奥诊所的研究人员在《Annals of Surgery》上发表了其最新研究成果:在切除肿瘤之前,先用药物和放射疗法对癌细胞进行破坏,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几率。本次研究纳入了194例边缘性可切除(123例,63%)或局部进展(71例,37%)胰腺导管腺癌的患者,在接受新辅助治疗(TNT)手术前,分别有85%和34%的患者接受了以FOLFIRINOX(由奥沙利铂、伊立替康、氟尿嘧啶、亚叶酸钙组成)或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治疗;19%的患者在长疗程放化疗和随后的切除前进行化疗转换。除手术死亡率外,中位生存期和1、2、3年无复发的病人生存率分别为23.5个月、65个月、48个月和32个月。

6月发表在《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的另一项研究结果也证实了FOLFIRINOX对于胰腺癌手术预后的改善作用。研究小组纳入了313例边缘性可切除胰腺癌患者,67.8%的患者在接受FOLFIRINOX后反应良好,完全可以通过手术切除,且平均存活时间为22.2个月(无药物处理下的存活时间大约为12个月)。

早筛

目前常规的血液及影像学检查对胰腺癌早筛意义不大,所以今年8月,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USPSTF)重申了胰腺癌筛查的建议声明:不建议对无症状成人进行胰腺癌筛查。

胰腺癌早期筛查需要新标志物的助力,本月《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microRNA甲基化水平可作为早期胰腺癌诊断的重要生物标记物。研究人员分别在细胞和血清样本中验证了其研究结果,其中在血样样本中: 在所有胰腺癌患者样品中均检测到甲基化的miR-17-5p,在健康血清中不存在或仅以低水平存在。在检测早期胰腺癌方面,其诊断能力明显高于CA19-9(糖类抗原19-9),敏感度和特异性分别为64.1%、82.6%。

小编碎碎念

警惕胰腺癌高危因素:遗传、长期吸烟、高龄、高脂饮食、体重指数超标、慢性胰腺炎或伴发糖尿病等。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胰腺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J].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19(2).
[2]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Screening for Pancreatic Cancer: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affirmation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J].JAMA. 2019 Aug 6;322(5):438-444. 
[3] Vennin C, Mélénec P, Rouet R, et al. CAF hierarchy driven by pancreatic cancer cell p53-status creates a pro-metastatic and chemoresistant environment via perlecan[J].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9, 10(1): 1-22.
[4] Truty M J, Kendrick M L, Nagorney D M, et al. Factors Predicting Response, Perioperative Outcomes, and Survival Following Total Neoadjuvant Therapy for Borderline/Locally Advanced Pancreatic Cancer[J]. Annals of surgery, 2019.
[5] Janssen Q P, Buettner S, Suker M, et al. Neoadjuvant FOLFIRINOX in patients with borderline resectable pancreatic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patient-level meta-analysis[J].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9, 111(8): 782-794.
[6] Konno M, Koseki J, Asai A, et al. Distinct methylation levels of mature microRNAs in gastrointestinal cancers[J].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9, 10(1): 1-7.

上一篇下一篇